您的位置:首 页 > 生态文化 > 文学作品 》 正文

记忆中的阳春三月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10:04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 选择字号:T|T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我出生于七十年代,儿时的我们,村子里有林场,田埂有杨树,河边有柳条,家家门前屋后有果园,三月份惠风和畅,风和日丽,春风和煦,阳光明媚,不曾知有沙尘暴,连大点的风都没刮过几次,正可谓“阳春三月”。

 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顺应生产的发展,开垦荒地,各地掀起开荒大潮,我们村子也不例外,人们信心满满,情绪高涨,收入在增加,林地在减少,村子里的林场没有了,田埂的杨树也被按户分配了,村子东沙窝边的红柳窝被改造成了一望无边的耕作田,感觉没过多久,风沙肆虐,每年的春天,就是大风狂作之时,我们也加入到了防沙的队伍,不因为别的,而是由于春天的风太多、太大,家里种的庄稼被风沙吹打无法立根,我们跟着父母,在田地周边开始栽葵花杆,压麦草,用来阻挡春天的风沙,沙尘暴成了人们的噩梦,老人言:“民勤一年只刮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;一年庄稼种几次,从春种到秋”,我再也不能感觉到春风的温暖了,阳春三月成了记忆。

 九十年代后期开始,人们意识到了生态失衡,环境破坏带来对人类的惩罚,沙尘暴貌似就是民勤特产,政府开始倡导退耕还林,关井压田,压沙造林,东沙窝边的耕地慢慢变成了林地,用刺丝网围起了保护区域,经过十几年二十年的生态修复,到现如今,民勤贯彻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发展理念,使我又回到了阳春三月,这不再是记忆中的阳春三月,而是真实的让我感觉到了三月的温暖与温馨,感觉到了阳春三月的亲切!

(供稿:张玉萍    审核:赵多明)

     

上一篇:春天来了

下一篇: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